1. <span id="zjcg1"><sup id="zjcg1"></sup></span><optgroup id="zjcg1"></optgroup><span id="zjcg1"><blockquote id="zjcg1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2. <optgroup id="zjcg1"><li id="zjcg1"></li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zjcg1"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legend id="zjcg1"><li id="zjcg1"></li></legend>
          1. <p id="zjcg1"></p>
  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zjcg1"><li id="zjcg1"><source id="zjcg1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zjcg1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"zjcg1"></legend>

            <strong id="zjcg1"></strong>
          3. <optgroup id="zjcg1"><em id="zjcg1"><pre id="zjcg1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  4. <span id="zjcg1"></span>
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香港高鐵拖3年超支200億 工期延誤令成本飛漲

            2016年01月05日

            港鐵新任主席馬時亨1月1日履新時表示,3月前要爭取到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追加撥款“非常有難度”,這意味著,已建了3/4、投入數百億港元的香港段,屆時可能會“斷糧”而被迫停工。

            拖3年超支200億

            廣深港高鐵內地段去年底已順利通車,全長僅26公里的香港段卻在開建6年后前途未卜,個中原因不少,最直接的是“缺錢”。為什么缺錢?因為工程預算一直在漲。6年前立項時,特區政府向立法會申請了650億元(港幣,下同),后來歷經幾次修改,到2014年修改為715億元,去年又改至844億元,超支近200億元。

            預算逐年上漲,最大原因是工期一再延誤,初時原擬2015年通車,現在則延到2018年。因為環保人士和政治團體的抗議,高鐵香港段動工起步就落后于內地;而香港段是全球首個全地底的高鐵項目,據稱施工難度極高,隧道鉆挖工程經常遇到意外挑戰,也造成工期延長。

            香港段是特區政府出資委托港鐵建造,雙方簽署協議。港鐵一再表示無法如期完工,并要求追加工程費。而特區政府要繼續增撥款項,還需經立法會同意,鑒于一些反對派議員本來就持不同意見,這道檻就更加難過。

            馬時亨1日表示,特區政府批出的650億元今年6月就會用完,港鐵須早3個月通知承建商是否有新撥款以繼續開展工程,所以3月是“死線”,否則工程恐怕會全面停工。他說,香港段目前已經完工77%,有信心于2018年第三季落成,現已游說議員支持撥款方案。他同時承認,游說工作“非常有難度”。

            算小賬和算大賬

            撥款還是不撥,其實不是個問題。香港有少部分人主張,干脆讓高鐵“爛尾”算了。但如果高鐵真的停工,不僅已投入的650億元打了水漂,光是善后又得花好幾百億元。更重要的是,高鐵“爛尾”所帶來的間接損失,香港難以承受。

            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日前表示,暫時停工甚至終止高鐵工程合約,會招致額外的項目支出:據估計,單是暫停工程所涉及的費用,以6個月計算約為48億元;如果終止工程,可能需要2至3年時間才能重新招標、恢復動工,這樣做會導致額外支出約282億元。而倘若高鐵項目“爛尾”,仍須多支出約106億元完成余下一些必要的善后工程,即共損失756億元。

            幾百億港元其實還是小數目,廣深港高鐵的真正意義在于,它是香港極具戰略價值的跨境運輸基建項目,不僅方便三地市民的往來,更能夠連接內地16個大城市,讓香港受惠于內地“四縱四橫”高鐵網所帶動的人流,融入國家發展之中。

            張炳良形容,如果高鐵貿然停工,直接經濟損失加上間接的社會效益損失,等于“賠了夫人又折兵”?!断愀凵虉蟆吩u論則指出,如果僅糾結于高鐵造價的高昂,計算何時回本,無疑是只算小賬不算大賬,忽略了高鐵對香港長遠發展所具有的戰略意義。

            本末倒置的爭議

            香港部分人之所以主張讓高鐵“爛尾”,還跟“一地兩檢”爭議有關。按照廣深港高鐵的設計,香港站應該實施“一地兩檢”,即香港和內地執法人員都在香港站辦公,同步完成出關和入關手續。但有一種意見認為,應該在深圳和香港分別檢查,實施“兩地兩檢”。馬時亨透露,一些反對派議員不同意撥款,就是因為糾結于這一爭議。

            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日前表示,將會考慮一切可行方案實施廣深港高鐵“一地兩檢”安排,包括研究把相關內地法律納入《基本法》附件三,允許內地人員來港執法,即在香港區域內完成兩地出入境手續,方便高鐵乘客。

            實際上,“一地兩檢”在國際上多有先例,不同國家之間也常運用,香港作為中國的特區,不應有過多顧慮。香港特首梁振英日前表示,高鐵一定要做到“一地兩檢”,因為內地的高鐵站并沒有口岸的設施,故此“兩地兩檢”并不可行,而香港作為國家一部分,內地也是香港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伙伴,如果沒有方便連接內地的高鐵系統,對香港來說是很大的損失。

            《香港商報》評論指出,一些反對派人士把“一地兩檢”視為洪水猛獸,在方案仍在研究階段,就先扣上所謂“破壞 一國兩制 、扭曲基本法,出賣香港”之類的帽子,更生造各種陰謀論,企圖誤導民眾,將本來可以有利香港、有利兩地交流的事情,一棒子打死,而不是考慮如何跨越障礙,尋求解決途徑,造福港人。這種“為反而反”的思維方式,其核心就是不希望香港加強與內地的聯系。

            前有港珠澳大橋因人為阻撓而工期拖長,現在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又要步其后塵。其實,目光稍微放遠點不難發現,高鐵早一天接通內地,香港早一天受惠,若糾結于細枝末節的爭議,只會撿了芝麻丟了西瓜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          久久综合九色综合网站